官网首页 >> 新闻中心

醇正凤香 • 唯一经典

西凤新闻 通知公告 社会责任 行业新闻

白酒业挤兑式增长、分化不可避免

16家白酒公司15家业绩飘红,白酒业挤兑式增长、分化不可避免


近年来,白酒行业迎来了一波复苏行情。2018年各上市酒企业绩普遍飘红,它们增长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第100届全国糖酒会将于3月21日正式举行。白酒上市公司去年的情况怎样?华商报记者3月19日对相关公司进行了梳理发现,近年来,白酒行业迎来了一波复苏行情。去年各上市酒企业绩也普遍飘红,它们增长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行业处于上升期


春季糖酒会的热度让白酒股在本周表现强势。周一,白酒股全线暴涨,不少品种涨停。龙头贵州茅台(794.000, 8.25, 1.05%)市值再度达到一万亿。而这背后,则是白酒行业迎来了上升周期。


华商报记者通过Wind数据统计发现,按中信证券(24.800, -0.10, -0.40%)行业分类,截至3月19日,两市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顺鑫农业(56.960,2.57, 4.73%)、舍得酒业(30.050, 0.28, 0.94%)和金徽酒(15.750, -0.12,-0.76%)等3家公司已披露去年年报;青青稞酒(12.950, 0.03, 0.23%)、洋河股份(118.920, 0.20, 0.17%)、酒鬼酒(24.930, 0.53, 2.17%)和伊力特(19.700, -0.05, -0.25%)等4家公司披露业绩快报,上述7家公司营收、净利润均实现增长。业绩增幅最大的两家是青青稞酒和舍得酒业,净利润同比增长 216.01%和138.05%。


除了公布年报和业绩快报的公司,古井贡酒(99.350, 3.05, 3.17%)、五粮液(86.050, 1.15, 1.35%)、*ST皇台、金种子酒(8.360, 0.23, 2.83%)、老白干酒(18.140, -0.03, -0.17%)、水井坊(42.280, 0.08, 0.19%)、山西汾酒(57.690, 0.86, 1.51%)、今世缘(26.970, 0.34, 1.28%)等8家酒企发布了业绩预告,除了*ST皇台续亏,其余7家公司业绩都实现预增。其中,金种子酒预计去年净利润最大增幅达1268%,其余公司预计净利润最大增幅在30%-113%之间。此外,从A股股王贵州茅台公布的2018年经营数据来看,去年实现总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750亿元和340亿元左右,同比增长均超过两成。


这就是说,目前19家上市白酒企业中,一共有16家去年主要财务数据出炉,唯一亏损的是*ST皇台,预计净利润-9000万元至-7000万元,同比增长52.03%-62.69%,虽然亏损额比2017年有所减少,但公司经营状况并没有实质性改善。 *ST皇台表示,如经审计净利润或净资产继续为负值,在2018年报披露后面临被暂停上市风险。


消费升级之下 中高端白酒“价量齐涨”


白酒企业业绩增长背后,涨价是重要的推手。以“茅五洋”为例,净利润增幅预计都达到了两位数,这三家去年也不断传出单品涨价的消息。


2018年初,贵州茅台上调终端售价上限,53度飞天茅台终端限价由1299元/瓶上涨到1499元/瓶;7月初,洋河上调了海之蓝、天之蓝、梦之蓝的出厂价及终端供货价,当时洋河方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主要因原料成本及人工成本上涨;11月有消息称,五粮液相关产品,自2018年11月30日起全部产品价格上调10%。


被视为行业二线龙头的山西汾酒和古井贡酒,在业绩预告中都异口同声提到中高端产品的功劳。山西汾酒表示,去年主营业务收入大幅增长,高端产品占比增加;古井贡酒称,2018年净利润增长的主要原因为营业收入增加和产品销售结构上移所致。


“去年大品牌酒销售比较突出,具体到品类则是酱香、浓香型涨价明显。”一位白酒领域分析人士告诉华商报记者,这是因为有些老酒要存放几年才出产品,产品相对稀缺;并且在“茅五洋”提价以后,其他中高端品牌白酒的核心产品也采取跟进策略,抓住消费升级的机会,利用品牌和规模优势,拉开与中小品牌的价格体系差距。


陕西师范大学国际商学院院长雷宏振认为,中高端化是企业在消费升级趋势下的必然选择,像白酒这样价格档次划分明显的行业,企业必须占据相应档次才有竞争优势,而在喝好喝少的趋势之下,无论品牌还是利润都需要价格来拉动。


有的靠“副业”获益 金种子因棚户区改造利润大增


在去年中高端白酒整体走强的环境下,也有一些白酒企业的业绩增长显得比较“另类”,并非完全靠主业经营,而是与资产处置的“副业”甚至财务核算变化有关。


老白干酒去年净利润预增1.85亿元左右,除了主业收入增长、毛利率提高,还与去年4月收购丰联酒业合并报表及出售深南种猪分公司有关;舍得酒业预计去年净利润增长1.86亿元至2.16亿元,既有产品销售收入增加带来的经营性利润,同时其转让江油厂区土地使用权带来的非经常性损益,也对净利润有4700万元影响。


目前业绩预增最多的金种子酒和青青稞酒,非主业因素也比较突出。净利润预增上限高达1268%的金种子酒主要因棚户区改造获益,该公司原麻纺老厂区土地及附属物被政府作为棚户区改造进行征收补偿。


青青稞酒,在2018年实现1.09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216.01%,顺利扭亏。而导致其2017年亏损9416.43万元的,正是因收购中酒时代(北京)有限公司形成的1.79亿元商誉减值全额计提所致。也就是说,不含商誉减值因素,青青稞酒在2017年净利润还有8519.11万元。


强者恒强格局愈发明显 分化将不可避免


酒企竞相高端化的同时,强弱分化的趋势在白酒行业越发明显。


去年前三季度,“茅五洋”的净利润均在70亿元以上,贵州茅台甚至达到247亿元。而在这三家之后,泸州老窖(61.030, 1.01, 1.68%)的净利润为27.51亿元,剩余15家白酒企业的净利润均不到13亿元,一定程度上也印证了市场竞争加剧和品牌业绩的差距。


万联证券西安营业部投顾屈放表示,从行业来看,头部效应愈发明显,呈现强者恒强格局,一方面与消费升级关系密切,一方面也与头部白酒企业的品牌与品质有关,未来一段时期白酒行业可能将会进入了挤兑式增长阶段,但分化将不可避免,尤其是品牌效应和品质都一般的企业,将逐渐淡出市场。从资本市场来看,目前白酒股市盈率和现金流均比较稳定,从中长期来看,喝酒行情仍然会存在。


酒业资深营销专家黄宁认为,在茅台、五粮液占据头部交椅的背景下,次高端酒企间的“合纵连横”将越来越频繁。“包括陕西白酒市场在内,缺乏美誉度的小酒厂被淘汰、大鱼吃小鱼的现象将会继续出现。”他说,这种现象的出现,既是资本对于市场作用的结果,也是消费升级以后,消费者选择更趋于理性的结果。对于白酒企业而言,今后要做强业绩不能再靠低价团购等粗放式手段,而是需要把握好品质和营销的关系,让品牌更多出现在消费者的餐桌之上,这才能在集团化、规模化的对抗中胜出。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 陕ICP备11003315号-1   企业邮箱